邹乂

赐我梦境

刚刚想到了“贱虫”的一种叫法
呆噗(Deadpool)x小叽居(小蜘蛛)=噗叽
虫贱就是叽噗

返航


返航


通用历第四纪219年4月21日。被银河联邦派往未知宇宙空间执行探索任务的科考舰“明日号”完成了为期两年的第一阶段任务开始返航。

 
科学官霍米站在他的房间里打开了视讯界面。

“接通祖父。”

 
生理年龄仅相当于人类十五岁的霍米是来自δ星系的智慧生命。δ星系的智慧生命外形类人,但比人类更高大,且拥有八倍于人类的寿命。六年前,年仅十八岁的霍米来到银河联邦星舰学院留学。作为星系与银河联邦建交后的第一批留学生在完成四年的学业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被分配到刚刚接到探索任务的“明日号”星舰上担任实习科学官(注:对未知星球或物体做出评判,并交给舰长)。初期,霍米只需要辅助兼任科学官的大副沃坎并在实验室内完成一些研究工作,而一年实习期满后霍米正式担任科学官开始出外勤。这是他上舰以来首次联系亲人。
祖父的3D投影出现在房间里,视讯接通了。

“嘿!爷爷,这里是和霍米。”祖父在父亲出生前就退出了政坛,经营起祖传的农场,如往常一般祖父还在摆弄他的外星盆栽。他出现时,怀里还抱着一盆赤金木的幼株。

“你好,霍米。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我和达米安都很想你,你最近还在学院吗?”

“从前年开始,我就在“明日号”工作了。怎么不见达米安,他生病了吗?”

“他可没病。达米安上午去了M-417星收购一种特殊的肥料,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他换了新的通讯器。如果你找他有事的话——我只要20分钟就能飞过去。”

“没事,没什么大事,我只是有些想家了。”在霍米高大的身形的对比下,祖父略显矮小——仍比霍米的同事要高一些(祖父和霍米血脉相通,但不是同一物种)。但这个初具成年个头男孩眼眶有些发红。

可怜的小男孩。“你需要一个拥抱,霍米。”祖父的投影放下了那盆赤金木,漂浮在半空中给了霍米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尽管投影做不到真正报紧,但却让霍米感觉好多了。从小祖父就有最好的解决方案。

“才不过三年,就已经长高了27.14厘米——哈,长得真快。”祖父惊异于霍米的生长速度。

可霍米,他却为他过分高大的体型而苦恼着。“长得太快,可不见得事件好事。上舰时,我还勉强和其他船员同住。可半年不到,我就只能住在医疗室里了,别处没有那么大的空。,直到今年三月我才有了自己的房间——由一间私人寝室改建而成,原来是四名下士居住的。”

“他们离开了?”祖父低下头将赤金木幼株放入营养液中。

“执行任务时发生了事故。这本是很平常的一件事。”霍米顿了顿,“我们不能预料到所有的危险,一切都是未知的,总有人会因为各种原因牺牲。但是这次不同以往。”他那双苔绿色的眼睛半眯着,盯着天花板不放。“我是事件的亲历者。同行那四名下士,一名被确认死亡一名失踪多日后被推定死亡,一名精神失常被永远留在了穆瓦纳的疗养院,还有一名被升衔人为中士。”

“是啊,红衫总是死于各种意外(注:来源于《星际迷航》,剧中的船员制服有三种颜色:黄、蓝、红,按照职能不同而分开,穿红衫的多为普通船员,死亡概率最大。这种现象被称作‘红衫诅咒’)。”祖父忽然意识到不能拿生死开玩笑,起码现在不能,霍米还太小,而且还经历了那件糟糕的事。“抱歉,霍米。生命的逝去去总是叫人伤痛,但伤痛会过去的。未来有可能会经历更多的创伤——我们终将习惯。”并屈服于这一事实。想到这里,祖父的头低了下去:“霍米,我希望你没有受伤。”

“只是一些轻微的冻伤。那场事故发生在2月中旬,‘明日号’路过了天泽VI。当时星舰去天泽座是为了采集一种叫做‘硅玉’的岩石,他是原始硅基生命体存在的最好例证,也是一种优质的工业原材料。硅玉之于硅基原始生命体,就像珊瑚礁之于珊瑚虫。天泽座的天泽III是已知的硅玉埋藏最浅,种类最驳杂的的星球。途经天泽VI时,我们收到了一段求救视频。银河联邦驻天泽VI的科考队发来的,他们称遭到了不明袭击,丢失了所有物资,基地保温系统被破坏,多数队员已死于体温过低,发送日期是‘明日号’路过的前一天。”

“然后你们登陆了天泽VI?”

“是的。天泽VI环绕一颗红矮星运行,而且它的环境有些类似克雷普顿——您父亲的故乡。它表面完全被冰雪覆盖,但在个别地区,火山裂缝会打开汽孔,在冰川平原的深色地带沉淀岩石和矿物。有的山脉会穿过永久冰架,其中一些在地质上是活跃的。在南半球,一片大洋在冰川的压力下翻腾。它的三颗无名卫星的潮汐力导致在冰层上出现裂缝,海水通过裂缝直喷入霍斯寒冷的空气,极冷的气温把这些水柱冻成冰塔。为了减少保温耗能,科考队驻扎在赤道附近的休眠火山的裂缝旁。地表除了一些古老的原生生物再无其他活物。哈姆舰长在分析视频无果后,任命那四名船员登陆探查具体情况,由我随行负责整理一些科考队收集到的资料。”

“然而没人知道这是一个圈套。”祖父已经修整好了盆栽,“舰长的考验?‘明日号’有内鬼或者科考队的视频是几个月以前的……是这类常见的问题吗?”

“你说的事情可算不上常见问题——也许虚构作品中常见,但在现实中并非如此。视频确实拍摄于前一天。”

“但发出视频的人不是那位‘濒死’的队长。”

“对,发出者是星球上的原住民——直到那天我们才知道这里有原住民——他们居住在离地表地表30公里深的一个巨大空洞里,基地旁边的休眠火山就是那个地下洞穴的出口之一。当部分原住民出来时,一名科考队员错误的使用了I型相位枪(出自《星际迷航》,在星际时代中,相位枪是制式武器,I型是联邦个人制式小型掌上式武器)击中了其中一个。尽管枪的档位只是‘击昏’,但仍使原住民受到了惊吓。之后基地遭遇了袭击。”

“如果发生的那场袭击只是出于原住民的报复行为,那他们就不会联系星舰。”

“他们已经实施了报复行为。原住民联系‘明日号’的确另有企图。天泽VI的原住民在他们星球的冰期开始前就搬到了地下居住。由于地表气温骤降,地下的物资严重不足。而他们的科技水准,已经达到可以加入联邦的级别。缺乏物资的数千年的地下生活产生了一种专制主义下的高压统治。”

“有压迫地方就有反抗。这么说,那些发出视频的原住民与袭击基地的并非同一批,对吗?他们是想用新建力量的反抗军吧。”

‘不,爷爷。他们是同一批人。为了获取物质,反抗军破坏了基地的保温系统,致使科考队员们死于体温过低。而后反抗军从科考队员到信息中了解到,‘明日号’将携带大量物资经过经过天泽VI。于是他们主动发出了视频,希望诱使星舰停靠在天泽VI,以便获得更多物资。我们五人公公抵达基地,就被反抗军作为人质,关押在了废弃的研究。,由于通讯器被没收,我们只能等待救援。我们离开后,‘明日舰’上的大副多次重播视频,终于发现了端倪。当他试图联系我们时,发现失去了我们的信号。舰长下令搜索我们的踪迹。整整三昼夜,大约29小时36分后,他们找到了倒在雪原上的我。在那位后来升衔的船员的带领下,我们用研究室里没有被清理掉的工具逃了出来。一名船员被反抗军击中,失去了适应力场,死于强烈的辐射。一名由于雪盲症跑向了错误的方向,再没回来,被推定死亡。还有一名因过度恐惧而向原住民投降,但被关在了更隐秘的地方,被解救出来时已经精神失常。而暴露在红太阳下使我抵御寒冷的能力下降,仅存的那名船员保护了我,他自己差点失去了一条手臂。”

祖父在确定霍米的确没有严重伤势后松了口气。“你没事就好。总该好好谢谢那个帮助你的人。”祖父静静地看着霍米,面带笑意,“也许你们能成为朋友。”祖父的影像有些模糊,信号连续性下降。

“嗯,爷爷,你要照顾好身体。”

“那霍米,我们下次再见,记得回来农场看看,最好五月来,有新鲜的苹——”信号传输停止。

 
“爷爷再见。”

霍米关闭了视讯界面,离开了房间。

 
浩渺无垠的宇宙中,“明日号”正在归途。

故事没写成,以下为主要剧情

        2017年,麦考夫出事了。为了救麦考夫,麦克和科学家们拿麦克的血清做研究,融合麦考夫基因的血清成功将麦考夫转化为“智人”(智人计划的智人,私设为一种永远处于进化状态的不会衰亡的生命)。(第四季剧情开始)但没用完的血清在研究过程中发生意外,产生了类似胚胎的物质。(第四季剧情结束)类胚胎在营养液中长到第三周,突然停止生长。欧洛斯了解情况后,决定做一个大胆的尝试,自己孕育那个胚胎。五个月后,Ernest Isaac Alexsander Holmes作为麦考夫和麦克的宝宝出生。E.Isaac A.Holmes,昵称为Ike,黑发蓝眼。

        麦克目前在非工作时间时(下午),在常去的酒吧当酒保,那家酒吧已经成了他的组织中心,他的作用是饵,用来诱捕那些不安份的地下组织和外来人士。夏洛克和约翰已经订婚。lke和约翰的女儿Rosamond同岁。私设智人之间可以遗传、共享知识和能力,并以此架构精神网络。

       Ike的能力未成熟,而且有一些缺陷。他有点傻乎乎的(对福尔摩斯而言),而且有点喜欢小玫瑰(他的缺陷是不能让爱和智商同时存在,就像有一个开关一样)。两人在14岁前一直是同班同学,在普通学校上学。2027年,欧洛斯意外早逝。2029年,小玫瑰12岁,基因技术成熟,Sherlock和John的女儿出生,取名欧洛斯。

        Ike在物理上有着非凡的天赋,在14岁考上了剑桥的机械工程学院,十七岁毕业。麦考夫认为Ike并不适合政界,但小欧洛斯也许适合。Ike的想法有些异于常人,他觉得自己要去追寻梦想,混娱乐圈,出演钙/片男优,过上一种完全不同的人生,主要是利用自己的美色干出一番事业。但他并没有美色,他是一个相貌平平还不会打扮的男孩子。他没有认识到自己相貌平平,即使打扮也只是清秀,而且作为一个技术宅,他也没有一个好体魄,他的双亲也没有,而且他还未成年。

        麦考夫安排他进入MI6技术部门,希望他能发挥一下自己的特长。但Ike仍执着地想要申请色/诱任务。如此执着感动了他爹,于是他被发配到了军队。第三年,Ike成熟。他意外上了战场,并在救助七名队友之后,成功干翻一架老式坦克。麦考夫把他调了回来。

        小玫瑰长大后成了一名记者,战地记者。于2050年的一场恐怖袭击中丧生,终身未婚。小欧洛斯一直喜欢,或者说一直爱着小玫瑰。当年,23岁的小欧洛斯正式从麦考夫手中接过大英政府。已经是MI6管理人,并向MI5伸手的Ike,最后一次执行外派任务——找回小玫瑰的尸体。Ike回来后性情大变,渐渐有人称他为“暴君”。

       待续……

        @星辰大海 我其实已经往后想了五代人了,但细节完全不会写,写不出来。比如说一生充满意外的Ike的崽实际是他爹帮忙带到12岁的,Ike的两个儿子都是红发蓝眼睛,但长子秃了,而且是超人前传里的Lex,Ike的次子师从康斯坦丁,性格像Dannis,脸和麦克长得一毛一样。Lex最小的女儿Dawn长得很像BvS的Lex,但更矮,性格不太像,但同为有点疯狂的科学家。Dawn的养子Willy是麦克从异世界捡的……


        

Mike遇见Myc后(Mycroft/Mike)美式极端 穿越 私设

Mike
改造人,三年CIA工作经验
未婚妻在第二年殉职
具有自主进化,自我修复的能力
穿越到神夏开始前的1993年变成13岁
被Holmes家收养
Sherlock10岁,Mycroft17岁

2010年,剧情开始前。
Mike已经是代号N的MI6特工,并且从业8年,已经和Mycroft结婚,负责在晚上20:00后的人身安全,以及早8:00到12:00时间段Sherlock的安全(不止Mike一个人,他只是主要负责)。




假日蝙蝠侠出逃计划